2018年10月17日星期三

贪一点墨香

编辑:editor4来源:黎武静2015-07-13

很幸运地,从同桌那里捞过一本书看,菲薄的一本,却讲了很多名人的读书方法,有趣有味。当时看时觉得无限欣喜,原来读书本身竟也可以衍出一门专深的学问,受益匪浅。这本书同桌不以为意,倒是开启了我读书的序幕。数十年光阴流去,如今已是沧海桑田。至今犹记,书本的第一页便是古人勤奋读书的故事。汉时董遇所谓的“三余读书法”,“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雨者晴之余。”不过短短十五字,读来却感动非常。这是一个读书人眼中的四季时光,没有什么余裕可以排除在读书之外,即使是那些枯冷清寒的辰光。他坚定地宣布,岁余、日余、晴余,皆曰可读。


和董遇的“三余读书法”相对称的是欧阳修的“三上读书法”,即“马上、枕上、厕上”,前者读书不拘何时,后者读书不拘何地。动人处或许各有千秋,潇洒处却别无二致。


古今中外这么多读书法,唯恩师牛先生当年谆谆教诲:我们要勇于撕书,争取在中考前就把书背下来,背一页撕一页,等撕完了也就背完了。可背完了也就撕光了吧。一众学生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满堂窃笑,喜乐无比。直至毕业,也无人亲身实践此读书法,可叹“黄金万两容易得,知音一个也难求”。


电子邮箱里三天两头总有网站发来的最新的畅销书目,不动声色地诱人倾囊相购。书目底下用醒目的字体体贴地提示着:“若是觉得困扰,可以到网站设置不再接收此类邮件。”忍不住微笑:撤销?哦,不,阅读电子邮箱里的书目邮件,是我十分享受的消遣。


在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时代,我热衷的娱乐是看长长的肥皂剧,一集一集地追下去,刀光剑影恩怨情仇,和剧中的人物一起悲欢离合,载沉载浮,忘了年华如何在荏苒中流去。之后,电影取代了电视剧的位置。胜出的原因很简单:两小时之内的一个故事比较符合“省时间”的潜规则。工作之后的我终于越来越忙,电影也不放在心上。开始觉得一本书的单位时间容量比一部电影更有效率。而现在的我,看一页书单比看一部书更开心。


是呀,曾几何时,书目成了我们读书生涯至为热爱的部分。那万众瞩目的视觉中心,从长篇小说转向短篇小说,从短篇小说转向散文,从厚至薄,由长至短,从枕畔书籍演变成了书店的畅销书目。岁月终于散落成一粒粒的碎钻,满地星光璀璨。我们急切地追逐着梦想,囊中羞涩,没有大把大把的钞票,也没有大把大把的时间。


我们仍然留恋着古老的文字,在书页里贪一点墨香。人生这么短,梦想这么长。我的碎钻时光,也能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