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7日星期二

老山筋

编辑:editor42017-11-10

翟立华(河北邢台)


老山筋因为一个想开发他山场的老板拧了他的小香椿树苗做香椿面,把老板和他年轻漂亮的小秘书骂的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一伙人大摇大摆地进了山,让老山筋堵在了半山腰,对方抬出了某某部长,老山筋从路旁薅了根荆条掂在手里说:“不懂人性的东西,别人去你家不打招呼,吃你的饭,睡你的床,说部长让去的你干不干。我看看谁敢往前再走一步试试。”一伙人灰头土脸地原路退回了。


和村里一纸合同,老山筋守着3000亩的山林风风雨雨十五年了。这片绿色的原生态距离市区不到半个小时路程,进山的路口窄窄地斜进去,向上行至山脚下,一转,眼前豁然开朗。树,除了树还是树。树下站着的老人消瘦、挺拔。他冲着我们频频招手。


灶膛里红红的火苗子舔着铁锅,大锅菜的香气丝丝缕缕夹着青草香扑面而来。


在老杏树下一方石桌,一圈的水泥墩子,照旧是一只魏庄鸡、一把花生米、一碟鹌鹑蛋和山筋嫂子做的一大碗山野菜,酒还是二锅头,纸杯子,一人一杯,老山筋一边斟酒一边嘟哝:“来,弟兄们,就愿意你们来,就愿意伺候你们。”


席间,酒酣时,老山筋依然开始惆怅。他砸吧着嘴,眯着眼看着杯中酒说:“弟兄们,这山还得开发啊!”说完一饮而尽,撂下杯子他自己斟满酒看了我们一圈:“但老哥我还是那句话,开发我这山,人,必须有德!树,不能动!其他好商量。”


我说:“老哥,没有后面这句话你的山就好办了。”


他脖子一梗张嘴要说话,我抢着说了他那句口头禅:“别看我是个老农民,这事我要和你说道说道……”一群人哈哈大笑。


老山筋原名贾书臣,我们认识是朋友想开发老贾的山场。一切条件谈妥之后双方基本满意,朋友站在山顶意气风发地指点着,这里我要建酒店,这里建游乐场,这里……全然不看老贾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老贾说:“那我那几百棵上百年的柏树怎么办?”


“卖了,柏树能卖个好价钱。”


“那我这些清朝的杏树和核桃树呢?”


“碍事的,刨!听说有个城市正需要一棵古树做形象建设,我准备把这颗老杏树卖给他们……”


话还没说完,老贾火了:“你这是开发呢还是糟蹋我呢?这树都祖宗留下来的,你要给我毁了?盖别墅、建酒店,把树都刨光了你别墅盖得再好有屁用?不是我这满山的树,你盖再多的别墅和你们城里有什么区别?”


朋友也火了:“不动树我开发什么?我接你的班继续替你看树啊?那我还不如去城里盖楼呢。”


“请你赶紧去你的城里盖楼去。”


“守着聚宝盆受穷,想不开,山筋!”


“赶紧的,趁天还不黑,快回去吸你的雾霾去。”


不欢而散。


山依然是老贾的山,没有开发成,我却成了老贾的朋友。因为他对绿色的执着,我佩服。我说他太轴、太犟、真是个老山筋。


老山筋很缺钱,非常缺。他做生意挣过钱,足够他们一家过上小康生活。自从承包了山场,他修路、架线、栽树,钱没了。眼看着别人承包的山都开发成景区发了,他的山上除了树越来越多;慕名而来休闲的人越来越多;老山筋的贷款越来越多;山筋嫂子的白眼也越来越多。


老山筋有点顶不住了,他把我们这几个所谓的文人召集过来献计献策。


我说:“光卖树你不得卖成个千万富翁啊。”


老山筋脸一沉:“说正经的。”


于是一伙人说可以让城里人领养果树、可以领养土地、可以挖窑洞出租、可以搞纯绿色食品加工……


最后酒喝多了,饭吃饱了,老山筋说:“别看我是个老农民,你们得听我说道说道。你看看我这树,柏树,好几百年的柏树,有人一棵给我两万,得有几百棵吧,这不是钱吗?这槐树,足有几万棵,有贩子给30块钱一棵,多少钱?这满山的果树,多少钱?我不知道卖了能还贷款吗?我不能啊!这是祖宗留下的基业,我不能毁了。我也想挣钱,但是,弟兄们,我想有一天能有一个老板在搞开发的时候不毁坏这些树,给我们的孩子留一块绿色。谁知道,就这么难!”看着老山筋仰起头一饮而尽,有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我们都默然了。


老山筋还在栽树、嫁接果树苗,还在等待着也想给后代留一块绿地的老板来开发他的山。太阳的余晖里,他的身影金黄金黄的,身后是那么那么的绿!

上一篇:张大姐的幸福

下一篇: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