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活成一株桃花

编辑:editor42018-03-13

陆颖(江苏宿迁)


在春光烂漫,桃花朵朵的三月,有一个专属于女性的节日,这是多么美丽的一种机缘巧合啊!女人是什么?有人说,女人如水,温柔娴静;有人说女人如花,芬芳美丽;还有人说女人如歌,甜美悠扬……而我觉得这其中最贴切的比喻就是女人如花,并且是桃花。


是的,当别的花草像满怀了心事一样,一点一点地试探春天的时候,只有桃花只要开放就不管不顾的,将自己全部的心力化为那一树的粉红与灿白,那样妩媚,那样一温柔的霸道,只有她才能够做到。


桃花盛开时那样的肆意与张扬,那样的一种生命最大极限的张力,多像女子啊,特别是恋爱中的女子。


其实用桃花来比喻美丽的女子可谓源远流长。比如《诗经》里的这篇《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春日的阳光温暖明亮,那一树树红的粉的桃花灿然的开满树,仿佛是一朵朵美丽的云霞,桃树碧绿的叶子青春可爱。人们簇拥着新嫁娘边走边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新娘那青春的容颜和桃花一样的娇美灿然。这样的一位可人儿,谁娶了她一定家庭和睦,人丁兴旺,生活幸福又美满。真美啊,桃花;真美啊,那桃花一样的新嫁娘,那桃花一样的好日子!


那桃花和新嫁娘走出《诗经》,穿越千年的时光走进了我的生活。


唐代诗人崔护的《题都城南庄》也是歌咏桃花和美人的千古名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在,桃花依旧笑春风。


去年的一个惊鸿一瞥,那俏丽的少女,粉面和桃花相映成美,那少女也因此成了最娇艳的那朵花,深深的灿烂的开在少年的心中,伴着他走过萧瑟寒冷的秋与冬。日月穿梭,时光流转,又到了烂漫的春天。多情的少年又来到了去年的故地,可是少女却不知往何处去了,空留下娇艳的桃花在春风中招摇微笑,那份甜蜜美丽的落寞,穿越历史的滚滚红尘,依然直指人们的心田。


如果能将自己活成一株桃花,在美好的春光里灿然的开放,为春天画上最美丽的一笔,将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