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星期一

谷雨之雨(外一章)

编辑:editor42018-04-17

邓荣河(山东临邑)


四月的雨,少了三月的缠缠绵绵,多了些焦急,那种源自于神农氏的古韵古味的焦急。


走不出乡村的农历,是粒饱满的种子,渴望泥土的温存,期待雨水的滋润。在静默的期待间,雨——淅淅沥沥地来了,带来了季节的催促:饱满的种子总会发芽,快快种下你的希冀。


一滴滴的雨,一个个小巧精致的凸透镜,放大四月的恩赐,放大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原始寓意——劳动创造了世界,创造着越来越青枝绿叶的奇迹。


略带着凉意的春风儿,不想休息,也不敢休息,细细的雨丝间,穿针引线,漫山遍野地织着一个娇滴滴的谜局。一个令山也翠地也绿的童话,正在黄土下整装待发,正在秩序井然地立正、稍息……


在乡下,在永远与淳朴相依相伴的乡下,细雨中,年老的父亲背着湿漉漉的疲惫走来。一种叫辛勤的情绪,悄悄尾随着四月,依照泥泞中老父亲的脚印,悄悄剪一双鞋样,剪一种从头到脚的感激——


感与悟,爱与被爱,统统溶解在雨水里,默默无语……


布谷


“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布谷,又名杜鹃。随着谷雨的临近,只只布谷鸟儿,开始不分昼夜地鸣啼。


布谷,布谷——在四月的乡下,布谷鸟儿携着农人们湿漉漉的疲惫飞东跑西。一种叫做辛勤的情绪,悄悄尾随着四月,成为四月里最具诗意的羽翼。谷雨前后,种瓜点豆,四月的农人,成为布谷鸟儿歌唱的永恒主题。


布谷,布谷——一言一句,尽是些土生土长的话语,优雅不起来的惬意。农人们正忙,忙着播种那些籽粒饱满的希望,那些能够给他们带来丰衣足食的欢喜。劳动创造了世界,劳动改变着生活,四月的农人,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劳动的原始含义。


布谷,布谷——平原山川,丘陵小溪,尽是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催促:可以错过收获,可以粗放管理,唯一不能大意的,就是谷雨时节那个可以发芽的秘密。趁着小雨绵绵,扛起锄头,走向那块属于你自己的自留地。播种什么,希望与盼望间该留有多大的株距,完全取决于你的决议。


布谷,布谷——不累不疲,歌唱一个劳动着的春天,歌唱春天里一个个不屈不挠的记忆。可以不想收获,可以忘却结局,唯一需要百般重视的,是如何在春天里塑造一个昂着头走向秋天的自己。


布谷,布谷——叫得心切,唱得诗意。青春易逝,白驹过隙。随着夏天的一天天临近,戊戌年的春天,正在一步步成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