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星期一

四月(组诗)

编辑:editor42018-04-17

赵宽宏(贵州 贵阳)


清明


古人心里流淌出的诗句


早就深埋在了故纸堆里


经千年的风


历百年的雨


字字句句


却就是全无锈迹


原来是自古至今


一代代的孩童


在这些透明的诗句里


不断用目光擦拭


勤于以声音润泽


于是枝条上抽出了苞芽


于是园地里繁花开放


连墙上的那幅


挂成文物的《清明上河图》


也忍不住醒了过来


把季节热闹成


多彩的春天


谷雨


一个湿淋淋的节气


说好了是给谷子的


而那些花那些草


一同欢呼这滋润的日子


春笋使着劲拔节


这是脱胎为竹的关键时刻


而小鸟扑楞着


振奋着翅膀上的向往


母亲的炊烟


把父亲从田垅间拽回家


不经意间发现他的眼里


怎么就盛满了青翠


想着捏一把空气


就有水份从指缝间溢出


谷粒饱满的喜悦


注定是无法干瘪的了


四月


四月不再惺忪


树梢的嫩芽咧开嘴


泄露了春的秘密


清明挂在了笋尖的露珠上


鸟雀的嘴里衔着阳光


四月醒了


四月醒了


风筝好奇地攀高望远


柳哨响起


谷雨洒处


听麦苗争相拔节的声音


桃树写出了火一样的诗章


四月醉了


四月醉了


婉约的步子


踏出的是一串缤纷的韵脚


最后四月只好把自己


遗在了春天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