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博物馆文创:用生活美学推广历史

编辑:editor42018-03-14

图为金沙博物馆举办的成都文博创意产品精品展


图为受欢迎的文创产品


3月12日,来自南京的游客王智和父母一起来到金沙遗址博物馆游玩。参观完《庞贝:瞬间与永恒——庞贝出土文物特展》以及其他展馆之后,一家人又兴致勃勃地来到位于展厅外的礼品区,仔细挑选金沙博物馆里售卖的文创纪念品。


书签、冰箱贴、首饰、披肩……王智对这些以文物为元素制造的文创产品爱不释手。而他年近70岁的父母,也分别挑中了冰箱贴和丝巾,准备带回家送亲朋好友。同样有精彩展览的成都博物馆的文创产品也受到欢迎。近几年,随着成都文创产业的发展,博物馆的文创产品也风生水起,对于成博和金沙遗址博物馆来说,他们不仅为观众提供越来越丰富精彩的展览,他们更通过有生活美学的文创产品来推广历史文化。


文以载道


挖掘文物内涵


“每次做文物衍生品都要提前四个月开始准备,就拿本次的展览来说,拿到《文明的回响:来自阿富汗的古代珍宝》的资料开始,就震撼于这批展品的华美精致。从希腊到贵霜,从大夏到塞琉古,亚历山大的铁蹄奔向东方的幻想,丝绸之路上弥漫着佛陀的梵音。阿富汗,文明的熔炉,你能在这里找到整个世界的缩影。”成都博物馆文创部负责人蒋阵奇告诉记者,每次展览内容都很丰富,能够选择的载体也很多,在这种情况下,她们只能选择其中的最能代表展览特色的元素作为载体。


“文明的回响展我们最终选择了金色饰品作为主要载体,饰品是对文化最直接的体现,同时也与展品得到了呼应。大家都知道,这次展览中的重头戏之一就是各种琳琅满目的黄金饰品。”蒋阵奇告诉记者,为了着重反映经过了战火洗礼与文明发生交融交战的激情,在素材的选择上尽量贴近展品,同时又参考了当时的风俗文化的资料,加入了不少民族的元素,让产品更加有视觉冲击力。


对于金沙博物馆来说,文创产品的开发尤为烧脑,“每一场展览,从研发、打烊到制作再到产品面世,我们基本上要花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从一开始的接触展品的资料和展览的背景。我们再创作展品的时候不仅仅是研究与展品相关的产品,还应该有自己的独创。”金沙博物馆文创工作负责人黄华告诉记者,拿庞贝展来说,恰逢太阳节,观众首先被灯会中的庞贝元素吸引,然后是金沙遗址,然后是看庞贝展,所以在开发产品的时候就把金沙文化与庞贝文化结合。


金沙博物馆文创工作人员邱扬说,“临展的庞贝壁画很美,这种美而且符合绝大部分观众的审美,我们利用壁画元素做了很多文物衍生品出来,从数据上来看,‘文以载道’的产品还是成功的。”


寓教于乐


产品美观实用


记者在成都博物馆和金沙博物馆文创产品区观察了一段时间,骆驼类摆件、手机壳、文身贴、杯子、项链、首饰、毛衣链等都特别受欢迎,有个别产品还断货了。工作人员表示,有些产品还在补货中。记者了解到,成博的临展来自阿富汗的珍宝开发了300余款文创产品,截止元宵节产品销量为17178件。金沙为特展开发了240余款文创产品,截止元宵节,产品销量为38000件。


到底是什么样的魅力,文创产品的销量如此之大,成都博物馆给出的答案是产品贴近生活、实用、有内涵。金沙博物馆给出的答案是,“我们的文创产品是集文化、美观、实用和互动一体的。”


“就拿一个简单的杯子来说,普通的杯子就是喝水,我们的杯子也是喝水,但我们的杯子是加入了展品的纹饰元素在里面,摆在家里赏心悦目不说还实用。”蒋阵奇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这次文身贴卖得特别好,可以算一款爆款,很多年轻人都会买一张回去。


“今年我们把金沙古蜀文化的几件器物与新春祈福相结合,做出系列的文创产品,受到了热烈的追捧,其中的手链更是受到90后的游客赞赏,很多人都把这个好看又有文化的产品买回家。” 邱扬说,这款产品我们在不破坏文物原本的含义下赋予了更多更广泛的新的含义。


成博和金沙的文创产品共同点是:有文化、好看、实用、性价比高。“我们的文创产品具备了寓教于乐的功能,观众在使用文创产品的时候感受的是文物背后的故事。”蒋阵奇说,“文创产品的价钱还不贵,让更多人看完展览还能把文化衍生品带回家。”


润物细无声


传播历史文化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一次演讲中说,“文明古国应该拥有更多的话语权,把人类漫长历史中凝练的智慧运用到现代生活中。‘工匠精神’的核心在于传承。”


对于一个拥有三千年历史文化的文明古都的博物馆——成都博物馆和金沙博物馆来说,也是需要通过文创产品传播成都文化。


要传播好历史文化,传统新造是一个路径。“传统就是文物或者展品本身有价值,很多展品因为时代久远已经在现代生活中消失或者失去了自己本来的实用价值。作为一个博物馆,如何让文物‘活’起来走进大家的生活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事情。”蒋阵奇说,“我们博物馆除了做好办更多的重量级的临展以外,常设的展厅以及常设展厅的文创产品更应该讲好成都故事,传播好天府文化。”


“用具有使用价值的载体来承载文物、展品的文化价值内涵,才能达到传统新造的目的。”前段时间成都发布了《文创计划》,到2022年,成都文创产业迈入全国第一方阵,其中就是要把成都打造成博物馆之都,那么博物馆的衍生品在这个时也应该发好自己的作用。


蒋阵奇说,“我们需要深度挖掘馆藏文物文化元素,对文物进行IP梳理,通过与有实力的企业进行合作开发,提升产品品质,设计制作符合新时代有文物内涵、生活实用性的文化创意产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把文物带回家,把博物馆带回家,把传统带回家,通过文创产品的设计和开发更好地传播成都文化。”


金沙博物馆作为成都这座历史悠久且包容四方城市的文化之根,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而且馆藏文物中有许多具有明显地域标志的器物,对金沙博物馆来说,文创才刚刚起步,但他们信心十足。“太阳神鸟、黄金面具、玉海贝、昆虫纹玉牌等,每一个文物都是这座城市的IP,延展这些IP创造系列好看实用的文创产品是我们的努力目标。”黄华说,在不破坏文物本身的含义基础上,要赋予文创产品更多的含义和更鲜活的意义,让大家在逛博物馆的同时,了解更多的历史文化。


(陈静  报道  图片由金沙博物馆和成都博物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