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4日星期二

如何让阅读更有吸引力?孩子们的主意是——让我读书给你听

编辑:editor42018-04-13



星期五是成都市实验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们每周最期盼的一天,因为午饭过后,专属于他们的“故事哥哥故事姐姐”就会出现,带他们走进各种各样的故事中。教室里、走廊上、阅览室里、操场边,大孩子带着小孩子,两个一对儿、三个一群手捧书本,或温情讲述或激情表演,用故事打发着恬静的午后时光,像极了“二孩家庭”的日常。“‘故事哥哥故事姐姐’活动是孩子们问题式学习项目——‘如何让图书馆更有吸引力’的研究成果,我的作用就是无条件支持他们的想法,帮助他们把想法变成现实。”实小四年级四班班主任白雪老师说,作为阅读推广人,她支持孩子们以各种方式享受阅读,“没想到这样‘大带小’的陪伴式阅读模式效果出奇好,不仅让四年级的哥哥姐姐找到了阅读自信,更是激发了一年级弟弟妹妹的阅读兴趣。”


约定


每周一次量身订制


“故事时间”


带着精心挑选的绘本,牵着弟弟妹妹的手,好故事需要分享,成长需要陪伴。白雪老师说:“我们得把书包装成糖果送给弟弟妹妹们,我们要像魔法师一样打开书的奇妙世界,牵着弟弟妹妹的手走进去,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到达书的国度。”


春天午后的操场上,阳光正好。唐崇彰正带着弟弟妹妹们玩纸飞机,因为今天他准备讲一本关于飞机的书;余远洋戏剧化的讲故事方式瞬间吸引了不少的弟弟妹妹,他们都抱着自己中意的书,想让这位哥哥“表演”一下;王辰宇讲林汉达的历史故事,吸引来的自然是一帮小男孩;陈俊屹的故事每次都是精挑细选,有一群忠实小粉丝追随她……这是实小四年级学生与一年级学生每周一次的专属“故事时间”,这样的陪伴已经整整坚持了一个学期。


“去年九月开学第一天,我们第一次走进一年级二班的教室,牵手带领小弟弟小妹妹走进博雅书馆。我给一个小妹妹读故事,读了一遍,妹妹说好想再读一遍,我又读了一遍,妹妹就像我小时候一样,一个故事可以听好多遍。”彭馨颐说,“有些小弟弟小妹妹不喜欢读书,还有一些小弟弟小妹妹特别‘挑剔’,一般的故事满足不了他们,我们就得多努力做准备。” 为了给弟弟妹妹们带去好故事,四年级的孩子们每周都要花大量时间阅读,做准备,不知不觉中,他们的阅读量上去了,对书籍的理解也加深了。


“每次‘故事哥哥故事姐姐’活动结束之后我们班同学还会交流心得,选书的心得、讲故事的心得,当然还有带弟弟妹妹的心得。”杨婧菲笑着说,“我一直都想有个妹妹,这个活动正好满足了我的这个愿望,当每次活动结束时,妹妹抱着我问‘你还会来吗?’的时候,我的心都要融化了。”


源起


“小蜗牛”们的


问题式学习项目


七个孩子带着问题——“如何让图书馆更有吸引力”,趁假期游走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记录着各地儿童图书馆的情况。回到学校,他们调研学校博雅书馆,分析了博雅书馆的优势和劣势,并将团队的项目研究成果首次运用于博雅书馆的改造。


“故事哥哥故事姐姐”活动源自实小的“读城记”课程。去年暑假,实小四年级四班七个爱看书的孩子——李青筱、杨婧菲、曾煜晓、唐千壹、李俏依、秦子航、丁婉芹组成了一个团队,走进城市“探索如何让儿童图书馆更有吸引力。”


“我们发现,大多数图书馆里的书就像名画一样珍藏在书架里,有的图书馆甚至压根没有儿童图书馆。一座城市,能不能有一个专属儿童的图书馆或者图书区域?” 愚儿说,带着这样的问题,团队成员分别游走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孩子们发现“国外的图书馆就像是全民乐园”,从早到晚排满了各种活动,可以在里面看书、学习、交流,随处可见“好书推荐”,“让人一不小心就又打开了一扇窗。”


一番思考与探讨之后,孩子们萌生了改造学校博雅书馆的计划,这个计划得到了学校的支持。改造完毕后,孩子们又思考,用什么样的方式吸引同学走进书馆,和书亲近。于是, “故事哥哥故事姐姐”活动诞生了。


“孩子们一开始只是想利用闲暇时间给弟弟妹妹一对一地讲故事。没有想到,这个提议得到了学校教导处和一年级、四年级语文组的支持,6个一年级的班级和6个四年级的班级结成了读书对子,约定了每周的‘故事时间’。”白雪老师说。


传承


做弟弟妹妹的


流动“蜗牛电台”


当“小蜗牛”们像弟弟妹妹一样小的时候,是牛爸牛妈隔着“蜗牛电台”陪伴孩子们度过每段睡前时光。正是因为感受到了故事的美妙、阅读的美好,“小蜗牛”们也愿意将自己变成流动的“蜗牛电台”,传承阅读,陪伴弟弟妹妹成长。


四年级四班的孩子们是幸运的,他们有一群用心爱着他们的大人。“陪伴孩子成长就像牵着蜗牛散步,需要耐心和爱心,所以我们班又叫‘蜗牛班’,班里的孩子就是‘小蜗牛’。”白雪老师说,“小蜗牛”们一年级时,为了引导孩子们爱上阅读,班上办起了“蜗牛电台”,由“故事爸爸故事妈妈”为孩子们讲故事,所讲书目由孩子们推荐。


“我们班要建一个全国角角落落都能听到的电台,太了不起了。想着‘蜗牛电台’需要我们推荐书,这书目就不能太随便,所以我们班同学没事就往图书馆、书店、书房里钻,躺在书堆里看书、挑书、推荐书。”张熠楷说,如果听到了没读过的书,我就想立刻把它借回家看看,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不知不觉就爱上了阅读。


二年级的时候,“蜗牛班”的“小蜗牛”们还集体完成了 “疯狂读书20万页”的挑战,获得了在学校操场上开露营派对的机会。“露营的那一天,故事书里的人都走了出来,爱丽丝在卖魔法饮料,好饿好饿的毛毛虫在做寿司,《疯狂学校》里的校长在跳舞……蜗牛电台的主播牛爸牛妈也从电波那头走出来,站在我们面前讲故事!” 王辰宇回忆起这一段时还特别兴奋。


正是因为有着这些关于阅读的美好记忆,“蜗牛班”的孩子们才特别愿意讲故事给一年级的弟弟妹妹们听,“现在我们长大了,我们可以充当流动的‘蜗牛电台’,就像牛爸牛妈给我们讲故事那样,把好听的故事一个一个地讲给弟弟妹妹们听。”李俏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