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1日星期四

那年夏天,光阴的故事

编辑:editor42018-06-12

时间进入六月,最火的关键词当属“高考”。朋友圈里,好友们晒出各种软件自动生成的“准考证”怀念青春,还有人借助小程序重温当年的高考题,检验自己的“知识储备量”。就在朋友圈被“高考”刷屏的时候,昨天,53.3万四川学子走进了曾经寄托着他们祖辈父辈光荣与梦想的考场。不知道有多少学子能靠着自己在考场上的发奋拼搏成就人生梦想,又有多少学子将伤心落榜另投他途。看着这些稚气未脱的考生,我们不禁想起当年的自己……当年的我们是什么样子?


大龄考生上阵“裸考”


讲述人:罗敬(化名)


高考时间:1977年、1978年


1977年,关闭了十余年的高考重新恢复了。那年秋天,老罗在广播里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时既激动又纠结。“像我们这种资格农村娃娃,终于有机会凭自己本事出人头地了,但是上学的时候基本上都在劳动,根本没学多少知识。”老罗说,高中毕业之后一直在生产队参加劳动,再也没有碰过书本。


即便是这样,老罗也不想放过这个好机会,依然报名参加了高考。“我记得1977年是12月高考,从报名到考试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白天黑夜都在劳动,根本没有复习就去参加了高考。”老罗笑着说,“我孙子告诉我,我那叫‘裸考’。”


老罗和朋友们背着铺盖卷和干粮到县城赶考,“当时把我们安排在一个小学,直接在教室里面打地铺。”老罗回忆,一起考试的人年龄差距挺大,从十七八岁到三十几岁都有,竞争也很激烈,“我那年22岁,在现在的话,应该是个大学毕业生的年龄了。”


“裸考”的老罗毫无悬念的落榜了,但是他没有放弃,毅然参加了第二年的高考。“知道我被师范录取的消息,我母亲特别高兴,给我做了一套新被褥,还请木匠给我打了个箱子,一床被褥、一个木箱子、一个布挎包就是我上大学的全部行李。”老罗说。


题没做完还考了个高分


讲述人:周宾(化名)


高考时间:1994年


“我那时候高考,说不上紧张还是不紧张,感觉人都已经被训练的有点麻木了,每天都是各种题目,周周都有模拟考试。”周宾说,高考的前一天晚上,可能是因为之前睡多了,也可能是想得太多,到了晚上12点也睡不着,“我记得我还把阅读理解的习题集拿出来看了一会儿。”


周宾的考场离家不远,“平时我都是骑自行车上下学,高考那天我特地没有骑车,步行去的考场,心想在路上还可以再复习一下考点。”早上第一场考语文,是周宾的强项,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周宾没有掌握好考试的节奏,导致作文没有写完而草草收尾。“我当时就感觉语文考砸了,回家的路上一直在后悔。”周宾回忆,当天中午他连午觉都没有睡,下午考数学一直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可是让周宾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语文非但没有考砸,反而考的非常高,“考了个全校第一。”


聊起高考,除了语文考试,让周宾印象最深刻的还有母亲做的茴香饺子。“那个时候家长对高考生没有现在这么重视,母亲只问我想吃什么,我说茴香饺子,结果她做多了,我被迫连着吃了两天的茴香饺子。”周宾笑着说,“我考试的时候都胃里难受极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吃茴香饺子了。”


全家上下一切为了考生


讲述人:刘倩茹(化名)


高考时间:2012年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容易紧张,高考前的那段时间我几乎每晚失眠。”刘倩茹说,因为自己住校,母亲知道自己的情况后,特地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把自己接出学校照顾,“姥姥、姥爷也搬来和我一起住,给我改善伙食。”


越临近高考,刘倩茹心理越乱。“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一直想考不好怎么办,上不了好学校怎么对得起爸妈,越想心情就越紧张,只好一遍又一遍地暗示自己静下心来,静下心来,这才让自己放松一点。”刘倩茹说,那段时间除了爸妈,舅舅、姑姑、大姨周末有空就会来家里坐坐,找机会和自己聊天,帮自己排解压力,“当时觉得有点心烦,但是现在回忆起来觉得特别温暖。”


为了让女儿能够顺利参加高考,刘倩茹的妈妈提前一周就安排好了高考前后几天的菜谱,爸爸特地向公司请了两天假和妈妈一起陪她去考场,“爸爸把各种意外情况都提前考虑到了,看起来比我还紧张。”


考试的时候刘倩茹心情反而平和了很多,“因为试卷和平时差不多,但毕竟是高考,所以我做得比平常认真,当时担心时间不够,手心直冒汗。”出了考场,刘倩茹身心俱疲,“还记得妈妈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无论结果如何,你都是妈妈的好女儿。’我一下就哭出来了。”    (马周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