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

吵架的艺术

编辑:editor42018-08-08

赵砾


吵架,尤其是夫妻间的吵架再寻常不过了,在现实生活中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的例证有,还不少,但双方之间时不时爆出一些小小的争吵肯定在大多数。


作家冯唐在他的一篇随笔中写道他的父母之间经常就爆发一些争吵,那个过程,两人都是剑拔弩张,冯唐说,这个时候我要是给他们两人手上各自塞上一把菜刀,他们分分钟能把对方砍死。


这种状态让外界看来实在有点可怕,这种婚姻哪有质量啊,要不就会以离婚收场,要不就会以尸位素餐那样莫名其妙的维持着。


你还真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冯唐总结,他的父母其实就是以这种方式和谐的相处着,整个就是两个离不开。


我也是持同样看法,打个比喻来说,两口子之间吵架其实就像感冒,感冒当然是病,会让你各种不舒服,但你看不到的是一个不会让你生命出现危害的小感冒,会充分调动你体内的免疫系统加速运转,以自己的规律去抵御病毒的入侵,实现自我机能修复,从而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一些重大疾病的发生概率。


从这个角度来说,你说感冒难道就是一件绝对的坏事吗?


夫妻间的吵架一样,人是感情动物,情绪有时候会控制人们的行为。当对一件事物的看法以及处理方式产生异议的时候,需要把各自的想法展现出来,否则各自闷在心里,那对事情的解决就不会达成共识,因为画虎画猫难画人心,就是你的亲爹亲妈也不会对你的各种想法洞察若明的,这就是造物主的神奇。


而吵架虽然不是好方法,但它至少具备各自阐述想法的功能属性。


只不过最好是能够控制住吵架的烈度和范围,不能让它有无限的边界和外延,那样的话会很危险。


吵架是有艺术的。


我结婚的时候住的是单位为大龄青年盖的一栋类似筒子楼的建筑,被人们美其名为“鸳鸯楼”,住户全是年轻的鸳鸯们。


我吵架是个情商不够的人,只会在发生吵架的这个由头问题上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的一路狂奔。


但我发现鸳鸯楼里有不少情商很高的人真正掌握了吵架艺术,总会做到有效控制,架虽然吵了,不但丝毫没有伤及到感情,反而每每他们在吵完架之后感情更加炽热,甚至如胶似漆。


周鑫就告诉过我他和他媳妇王丽的吵架过程:“不能和女人吵架,一旦吵架,她们的声音又尖又细,声音本身就是一件武器,第一次吵架吓得我赶紧把音响开开,说‘姑奶奶,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呢’,结果我们就是在流行音乐的伴奏中吵完了这一架。后来一吵架我就开音响,结果有一次吵架,王丽想起来了,把洗衣机开关开开,里面的清洁球在里面咣当咣当的响,我说你开错机器了,王丽哦了一声,关了洗衣机把音响开开,却说你看你都把我气傻了,我俩笑个不停,这架没有继续再吵。”


王乃人的媳妇告诉我:“我俩一吵架,没吵两句,王乃人就采取耍死狗策略,‘我头疼,我先躺一会。’然后就钻到被子里去了,我说啥他都不吭声,跟英雄一样,咬碎钢牙也不吭一声,真不知他想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一个人吵哪能叫吵架呀,喊上两句我也觉得没意思了,也就算结束了。”


高纪的媳妇介绍她们的吵架过程是:“我们一般跟大多数人吵架一样,先是从各自叨叨开始,然后声调提高,再之后就是互相揭短,但每次吵至正酣,高纪要不是抬头看着房顶,很认真地说,咱们去买个节能灯把这个吊灯换了吧,又节能又亮堂。要不就是说报纸说刘晓庆后天要到这里给一家房产楼盘做代言,咱们去看看热闹吧,这话题一下就转移了,搞得一点没有吵架的兴致了。”


上面几个例子在我看来都是吵架大师,他们都掌握了极好的吵架艺术,不怕吵架,但善于控制和把握。其实心理学关于成熟的定义其中有一条是这样说的,所谓的成熟就是能够控制和管理好自己情绪的人。


从人的动物属性来说,人就是个情绪动物,而情绪动物的情绪波动往往就会支配自己的行为,这些行为有的是理智的,有的是非理性的,对于非理性的情绪如果能够做到有效控制,那就不会出现失控状况。


所以说,吵架有艺术的,真心希望所有的伴侣都能掌握好方法论,把自己的婚姻经营的幸福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