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星期二

来看!大咖为青羊文创产业送秘笈

编辑:editor42017-09-29

来自“品读最成都的味道”——成都少城国际文创硅谷推介暨青羊文创项目签约仪式上的头脑风暴(下)

许佳 成都绿舟文化旅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常务副总经理

高骏杰 普华永道创新城镇化服务 合伙人

单伟 四川中通雅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董事长

于侃 成都明堂创意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创始人、CEO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成都,天府之国,蜀中江南,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其深厚的人文底蕴和惬意的慢生活,是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温床。国家提出,要把文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来发展。借此东风,成都正围绕构建西部文创中心城市的战略目标,在推进文化创意领域做着一些供给侧改革的提升,增强成都创意产业集聚力,以提高城市综合竞争力。

作为成都城市的原点和古蜀文明发源地,青羊区聚集了太阳神鸟之巢金沙遗址、中国诗歌文化中心杜甫草堂、古韵悠扬的宽窄巷子,第一都市禅院文殊院、道教圣地青羊宫等中心城区70%的历史人文景观,成为成都打造西部文创中心最重要的载体。


依托丰厚的历史人文底蕴和文博旅游资源优势,青羊区构建文博创意产业集聚区,建设“文博创意之都。”


“品读最成都的味道”——成都少城国际文创硅谷推介暨青羊文创项目签约仪式上,来自上海和成都的产业、学术、媒体、投资人等专业人士一起进行了一场头脑风暴。


丰富的文博资源,如何转化为支撑文创产业发展的优势?做文创最重要的是什么?构建文创生态圈,政府企业、专业机构如何发力……


一系列的问题摆在圆桌论坛上,思想的交锋,观点的碰撞,嘉宾们都使劲浑身解数为文创集思广益。


上海与青羊,他们用奇思妙想唱出精彩“双城记”!


文化、转化、创意相结合


绿舟产业园做的是产业聚集,要思考的是文化行业里谁的主体做得最好,然后找到最棒的主题,把他们聚集到一起,营造一个生态圈。


关于丰富的文化资源怎么转化成文化产业的问题,文化如果没有创意只能是文化,不会成为产业。文化是精神的一个输出,产业则是我们精神的消费。同样,创意没有文化也没有产业,因为没有文化的根基是没有市场的,产业需要市场。文化和创业之间需要的是创业的转化过程,把文化转化成相应的文化产品或者是服务,然后经过市场化的过程之后才能够成为我们的文创产业。所以这里面要把转化和创意结合,最后聚焦产品和服务。


作为一个创意园区,更希望在产业链上游的创意和生产主体当中最成熟的、最棒的品牌主体能够进来,跟园区产生一系列的交互作用,来共同构成我们文创产业的繁荣。


另外一点,成都除了文化底蕴,以及未来“一带一路”的中亚板块中枢以外,其实还有一个载体的优势。青羊的绿舟产业园、少城,还有我们的文殊院等等都可能会有一个载体的优势。


文创要结合态度结合转变指数


关于文创,可以换个思路想问题,政府可以试着摒弃掉传统的做法,用咨询公司评估式的方法,来看看哪些是我们创业者需要的。


大家都知道生物医药在全球有一个很大的发源地——波士顿,因为有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家可能不知道,波士顿政府是根据一个生物投资准备系数来确定,进入到这个区域内的生物制药企业到底需要什么,而且数据每年一更新。去年可能研究癌症,今年研究基因,明年可能研究其他项目。


因为需要的东西每年会不一样,然后根据需求来改政策,同时把政策评估方式向全世界的生物制药企业进行宣传。根据评估,出来得一百分的就是今年该来投的,反过来这个方法还扩大了波士顿的影响力。所以青羊来做文创是不是可以考虑除了体制内的政策之外,还可以开创性的有把人才、态度、转变指数等结合起来。


做好三个驱动


文化产业这个话题是有争议的,大家都说文化不能作为产业,文化不能生产,这是很多人都在思考的。其实应该把文化事业和文创产业这两件事情区分开来,扎扎实实地把文化事业做好,然后再来孵化文化产业。


文创产业怎么做,首先是方向的问题。这里面有消费性、生产性问题,我们说产业联动比较多,但是产业融合说得少。而且产业怎么融合?是消费导向性的融合还是生产导向性的融合。这些问题,在做文化产业的时候就要考虑进去。


关于产业链的问题,个人觉得政府,企业,机构需要,做好三个驱动。


第一个是引擎带动,大家要共同承担未来的风险,共同享受成果。第二是模式转变,现在已经不是作为一个园区,而是一个空间物理平台。值得高兴的是,政府已经在做模式了,从文化金融,文化中介、文化科技、文化人才等方面出发构建各种各样的模式。这是一个好现象。第三个驱动是品牌驱动,品牌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其他地方的成绩,一个区域的品牌可以让地域快速发展。北京现在有一个口号叫,“科技中关村,文化定福庄”。成都我也想了一句,“科技高新,文化青羊”。


实现文化出品成都造


谈文创不要一味地谈古。仅仅只有情怀不要做文创,也做不好文创。做文创最重要的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内容,一个是出品。


一个产品包括前端和后端,可能作为孵化机构更需要去关注做产品前端的人,他们生活在什么地方,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面去创新。就像硅谷一样,硅谷一开始就是一个厂房,创新的人是需要这样一个场景和场给予他们包容,让他们自由成长。而我们实际上就是在创造环境,少城国际文创硅谷也朝着这个方向在努力。这几年也确实聚集了很多有创意有想法的年轻人,创新只能年轻人来做。


有很多小众的设计团队和企业都有被投资的欲望,一开始需要把这些文创团队聚集起来,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实现文创资源孵化和产能转化。在这个过程中,希望设计团队和企业能够摆脱圈子行为,真正地植入城市文化设计,避免与这座城市本身脱节。


不管是成都还是青羊,做文创有一个特别独特的优势——生活方式。要更好地把握成都在文创产业的优势和机遇,需要持续探索践行文创产业中后端的孵化和出品环节,在成都这块文产肥沃的土壤里寻找有价值的IP进行内容孵化,实现文化出品成都造。找到自己认为有价值的项目,深耕细作,匠心出品。


青羊的文创一定要做得更有特点的话,不要总是把青羊的文创想象成青羊的文创。文化最后要产生一个冲击感,诸子百家大家都有机会在那边发言。与此同时,青羊就变成了诸子百家,他们都可以来,所以慢慢就变成了内容中心,内容中心比把他们看成企业更好。


——袁岳


我想希望上海和青羊,资本文化可以来一场互相理解的恋爱。


——高骏杰


纽约有SOHO,巴黎有左岸,希望未来的成都有少城,当大家提到少城的时候头脑里面会产生一个场景,这是一个国际的文创社区。


——于侃


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欢迎我们的专家、资本、企业可以到青羊来到我们的产业园来,能够结下我们恋爱的果实和种子。


——许佳


希望尽快可以到成都来,到青羊来,体会一下成都的美、青羊的美。


——杨朵轶


不管是上海也好,成都也好,青羊也好,还是在座的各位,我们都要找到自己。找到自己,做到极致。


——娄永琪


希望能够有机会跟上海优秀文创企业和机构一起深度沟通、交流。


——单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