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星期二

群团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妇联招数

编辑:editor42018-03-07

去年7月,《青羊区社区群团组织参与社区治理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出台实施。这是全市首个指导社区群团组织参与社区治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细化的16项工作内容,不仅让群团组织在“一核多元 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体系中找到各自的“门路”,又能协同协作协调、互促互补互融。


在《意见》出台近一年时间里,青羊区妇联快速叠加多重身份,在太升路街道鼓楼南街社区、少城街道商业街社区、光华街道浣花社区创新试点,主动融入社区治理的基层细胞,从维护妇女权益的单一角色跨界社区治理多面手。


搬“板凳” 给“台阶”


她心中的“疙瘩”没了


今年45岁的周述兰和丈夫,通过打工辛苦维持着一家九口人的生计。周述兰的婆婆今年75岁,瘫痪在床20多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奔波在医院和家庭之间,成为周述兰的家常便饭。为了照顾方便,周述兰在婆婆的床前搭了一张简易床,穿衣、刷牙、吃饭、按摩、吸氧、烫脚、通便……每天都重复这些细致、繁琐却又非常重要的护理。生活辛苦而忙碌,但周述兰却用忠厚、孝道、淳朴、善良经营家庭,让整个家庭其乐融融,和谐幸福。


然而在2017年8月,因为对孩子的工作持不同意见,周述兰与丈夫互不相让,吵架成了家常便饭,家庭气氛陡然紧张。光华街道清康社区妇联获悉此信息后,立即主动上门了解实情,对夫妇俩进行开导,并为孩子的工作提供帮助。社区妇联的意外“插手”让夫妇俩的心结打开了。


“我也是人,不好的情绪也会爆发,那次确实想毛了,但毛了又收不到场,幸好妇联给我们端来‘板凳’,让我们下了台阶。”周述兰笑称道,妇联解开了我们心中的疙瘩,大家心情舒畅,家人的矛盾也化解了。


“家门口”的咨询指导


让90后夫妻学会当爹妈


2017年9月,全职妈妈王丹(化名)来到青羊区妇联设在浣花社区的家庭教育咨询中心寻求帮助。


已经有两个孩子的王丹,原本有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可因为丈夫事业不顺,孩子成长不如意,家庭矛盾叠加在一起,让这对90后夫妻经常争吵和打骂。


在浣花社区家庭教育咨询中心,王丹向咨询专家倾诉了自己的烦恼。专家认真倾听了这位妈妈的苦诉,帮其分析糟糕家庭生活的主要原因在于夫妻二人在家庭教育理念上的错误,教养方法的不统一,夫妻两人之间缺乏沟通、理解、信任。一席话,让王丹找到了症结所在。


2018年春节前两天,王丹与丈夫一起来到家庭教育咨询中心,感谢咨询中心对自己家庭的改变。王丹的丈夫说,“社区妇联,真是我们的娘家人,老百姓的贴心人。毫不夸张地说,是社区妇联挽救了我的家庭。我们现在晓得怎么做父母,怎样教育孩子,如何给孩子当好榜样。”


载体不断拓展 让基层治理的细胞活起来


“社区治理工作,从本身来讲,都是做‘人’的工作,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凝聚人心’。”青羊区群团工作负责领导说道。在参与社区治理的工作中,群团组织优势就是贴近群众,因此,在社区治理的大“舞台”上,群团的作用发挥余地非常大。


为了让家庭和谐,妇联组织在矛盾发生的第一时间便主动上门提供服务;为解决父母在教育孩子观念上的短板,妇联建立家庭教育咨询中心,将家庭教育融入家庭建设中,助力家庭和谐;为激发社区治理公众活力,妇联搭建了例如“花生果妇女儿童服务中心”等各种平台……在《意见》实施近一年的时间里,青羊区妇联组织紧紧贴合社区需求,通过培育孵化专业社会组织、指导承接服务项目、定点服务社区的方式,开展了多项创新工作,将妇女素质提升、家庭教育、女性创新创业、儿童发展等创新和职能工作,全面撒向社区。


“我们还吸引和吸纳了一大批优秀女性以及基层群团组织,其中大部分是社区积极分子、社会组织负责人、巾帼志愿者骨干,妇联组织的活力进一步焕发,基层治理的‘细胞’也活跃起来了。”据青羊区妇联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2017年底,青羊区已完成全区14个街道妇联组织区域化改革建设工作,其中有13个街道的女性分管领导被选为妇联主席;选出了325名来自卫生、教育、社会组织、企业等各行各业的女性代表,共同组成了街道妇联执行委员会;全区79个社区全部搭建妇联班子,1/3的社区妇联主席由党委书记或居委会主任担任, 1185名热心妇联事业的基层妇女被吸纳成为社区执委。


社区妇联组织的完善、发展、壮大,是社区基层治理工作载体的不断拓展的一个充分说明,青羊区大群团参与社会治理的轮廓已然初显。    (张静  报道)